当前位置:抽奖人生>第二百零七章 踏上希望之路

第二百零七章 踏上希望之路

本书:抽奖人生  |  字数:3554  |  更新时间:

第二百零七章踏上希望之路

“小凡,这次你爸妈怎么没跟你回来?”

“是啊!上回你不是说去接你爸**吗?”

“小红答应教我做麻辣水煮鱼的做法,我还等着呢!”

村民们这才想起石小凡的父母没有在场,他们早已成为了村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一不在总让村民们感觉少了点什么。百度搜索: .suimeng.

“噢!小云的爷爷nainai身子不太好,我妈说要在那照顾一段时间,等他们好点了再回来。”石小凡强忍着心中的悲意,勉强挤出点笑容道。

他不想把这件事情说出来,他始终坚信能够让爸妈复活。

说到这里,赵依云也低下了头,因为泪水已经湿润了眼眶。

村民们立马发出惋惜之声,对于这些淳朴的村民而言,大家在一起就是最快乐的事情。

“大叔大婶们,你们去坐!今天我来掌厨,让你们尝尝我的手艺。”石小凡笑道。

“是吗?小凡都学会做菜了,阿飞你在这帮忙。”阿飞的母亲用赞许的目光看着石小凡。

“小凡我来帮你!”阿飞平时话语不多,但踏实肯干。

他的刀工很好,那些鸡鸭鱼肉在他手里很快被切得整整齐齐。

“阿飞,这段时间受累了!”石小凡笑道。

“这点算什么累,小凡我还要感谢你呢!没有你,我根本找不到人生的方向,说不定现在还在土菜馆低声下气做小工呢!”阿飞用感激的眼神望着石小凡。

阿飞全名石鸿飞,或许没有石小凡的话,他的一生都将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

“聊什么呢!”强子走了过来,强子全名石建强。

“我们再聊,这辈子能拥有像你们这样的好兄弟就足够了。”石小凡笑道。

这也让强子和阿飞眼中闪过一丝欣喜,从此他们的生活轨迹都将改变,将被石小凡推上一个全新的高度。

这个高度是凭借他们一辈子的努力都无法企及的,只能说世事无常。

强子也加入到了帮助石小凡打下手的行列之中,三兄弟合理,一道道美味的菜肴立刻上桌了。

不过多时,厂房内的空地上五张大圆桌上放满了诱人的菜肴。

“我们为小凡干杯,是他让我们聚在这里。也是他即将带着咱们村子腾飞,干”强子站起来说道。

村民们目光都集中在石小凡身上,露出了自豪的神se。

石小凡是村子里的希望,是村里的骄傲。

“师父,好威风啊!我以后也要成为像师父这样的人。”钱小宝喝着饮料说道。

“你以后会比我更出se的。”石小凡笑道。

“小凡哥,这次回来不走了!”舒青曼流露出关切的眼神。

顿时让一旁的赵依云心中一惊,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却是酸酸的。

“吃完这顿饭我就要离开,去外地办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这里就有劳大家了。”石小凡说道。

此刻舒青曼的眼神中闪过一丝黯淡,对于她而言,就算是看看石小凡心里也满足了。

可是仅仅是这么简单的要求都没有办法实现,这让她心中无比落寞。

“师父,你要去哪里啊!这次我也要去。”钱小宝立马说道。

“你不能去,这次的事情十分重要,我可照顾不了你。”石小凡严厉地说道。

“师父,自从我拜你为师,你都没有教过我什么东西。好歹也让我跟你出去长长世面啊,也好在你身边伺候你。”钱小宝一张小嘴说起话来十分溜。

石小凡沉默半响,钱小宝跟着他到现在,确实没有教过他什么东西,只有师徒之名没有师徒之实。

“这件事情稍后再说。”石小凡笑道。

期间有不少村民纷纷过来敬酒,这一次石小凡喝大了。

这是他生平第一次有醉的感觉,正也是他迫切需要的一种感觉。

内心的落寞,或许也只能用这种感觉来掩盖了。

喝醉后的石小凡居然哭了起来,当着众人的面痛哭了起来。

“是我不好,都是我的错。”石小凡的哭声充满了悲意。

众人疑惑地看着石小凡,只是以为他发酒疯,并未在意。

“想不到号称无底洞的石小凡终于被灌醉了。”强子笑道。

“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小凡喝醉酒呢!”阿飞有些惊讶的说道。

此刻也只有赵依云能够理解石小凡的心情,她立马拿来一杯凉好的热茶端给石小凡,体贴入微让人羡慕不已。

舒青曼抬了抬眉毛后,自顾自地吃起菜来。她多么想成为赵依云,哪怕只是一分钟的时间。

这顿饭吃了很久,或许是因为大伙开心,或许是因为石小凡做的菜好吃,抑或是因为两者皆是。

反正饭后,有不少村民都喝醉了,有笑的,有哭的,有睡觉的,有骂人的。

“我要成为大老板,我要让我妈过上好ri子。”阿飞喝醉后大胆地坦露自己的心声,向来内敛的他也只有在喝醉酒后回坦露自己的心声。

“好啦!你很快就会成为老板的。”强子挽着他的肩膀说道。

此刻石小凡靠在桌子上,其实酒劲早已过去,但他不想让人们看到他脆弱的一面。

他是所有人的jing神支柱,他不能倒下,他要带着全村人走上繁荣富强。

入夜,农村的夜晚格外的黑,除了天空中那星星点点的星光,就再也看不到丝毫的亮光了。

石小凡躺在自己的床上,望着天花板,眼神中充满了落寞。

自从父母离世后,他就再没有真正开心过,一切的一切都是伪装自己的面具。

今天钱小宝跟他睡同一张床,他早已发出富有节奏感的鼾声。

而赵依云则睡在石小凡父母的房间,舒青曼执意不肯离开,与赵依云挤在同一张床上。

此刻两个睡在同一张床上的女人,心里想得却是同一个男人。

“小云姐,你和小凡哥那啥过了吗?”舒青曼突然之间问道。

这一问,顿时让赵依云一怔,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她的脸火辣辣的。

“小丫头,你说什么呢?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赵依云尴尬地笑道。

“你就别装了,我的意思是你们有没有睡在同一张床上过夜。”舒青曼显然比赵依云开放的多。

“说什么呢!我跟他又不是夫妻,我们只是普通朋友,怎么会睡在同一张床上。”赵依云此刻满脑子黑线。

“噢!你说小凡哥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呢?”舒青曼疑惑地问道。

“我也不知道,你喜欢他对吗?”赵依云突然问道。

“我是喜欢小凡哥!但他喜欢的人是你,所以我以后不会喜欢他了。”舒青曼虽然嘴上这样说,但心里并不是这样想的。

石小凡曾是她的救命恩人,也夺走了她的第一次,对她而言石小凡有一种致命的吸引力。

“他喜欢我?我怎么不知道?”赵依云装作一副莫名其妙的样子。

其实她自己也不清楚石小凡内心真实的想法,每一次谈到感情时,石小凡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

这让赵依云摸不透石小凡究竟什么时候说的是真话,什么时候说的是假话,但她很确定自己已经深深地爱上了石小凡。

“小云姐你可要好好珍惜小凡哥啊!不然我可会跟你抢的呢!”舒青曼说道。

赵依云顿时语塞,在她看来舒青曼只是一个孩子,根本不会把她的话放在心里。

两个女人在这漆黑的夜中渐渐睡去,梦中依旧见到了同一个男人,不得不说石小凡的个人魅力确实不小。

而石小凡一夜未眠,他在想鬼驼峰的事情。

思来想去,他想到了一个人,正是当ri卖给他人参的大爷。

那位大爷居住在a省的深山中,找到他对于找鬼驼峰一定会有所帮助。

此刻石小凡心中又多了一份信心,自始至终他都坚信自己一定能够复活爸妈,让这个已经破碎的家庭复合。

深夜,石小凡久久难以入眠,他恨不得立马出发前往a省。

接近凌晨,石小凡才昏昏入睡,或许他真的有些累了。

而钱小宝却早早地起了床,石小凡离开的这段时间,他拒绝了乡亲们的邀请。一直都是自己照顾自己,他学会了自己洗衣做饭,还时不时地夸自己能干。

天蒙蒙亮,他便起床,来到灶台,轻车驾熟地生起了火,开始煮粥。

自己吃完早饭后,他偷偷地躲进了石小凡的车里。

这一次他决定要跟石小凡出去见一见世面,而这一次却是也让他长了世面,让他从一个男孩成为了一个男子汉。

钱小宝自从拜了石小凡为师后,就再也没遇上那些倒霉事。

虽然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但这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很se大亮,石小凡起床,拖着略显疲惫的身躯走出房间。

看到赵依云和舒青曼正大快朵颐地喝着粥,他笑着摇了摇头。

“想不到两位大小姐什么时候学会煮饭了?”石小凡笑道。

“我们还以为是你煮的呢!”赵依云说道。

“除了我们三人,难不成还会是钱小宝那小混蛋煮的。”舒青曼笑道。

一说到钱小宝,石小凡在屋里寻了一番,并未发现他。

心中早已有数,“想不到这小子长进不少啊!这次或许可以带他出去见见世面了。”

石小凡吃饭早饭后,带着赵依云和舒青曼来到厂区,到处寻了一番,都不见钱小宝的身影。

不过此刻石小凡已经远远透过车窗看到,猫在车子后座上的露出的半个脑袋瓜子。

他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并未多说什么。

“小云你留下来!这一次去不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危险,还是让我一个人去!”石小凡说道。

“嗯!你自己小心点,我会一直等着你回来的。”赵依云露出关切的目光。

她知道自己去只会给石小凡添麻烦,所以还是决定留下。

“小凡哥,你可早点回来啊!我会想你的,好怀念那一次。”舒青曼言辞毫不隐晦。

让石小凡颜面一红,有些不知所措,一想到那次车震,让他有些天旋地转的感觉。

而此刻一旁的赵依云用疑惑的眼神望着石小凡,似乎在等待他的解释。

“咳咳!我会再带你去游乐场玩的。”石小凡说道。

“呵呵!好啊好啊!”舒青曼捂嘴轻笑起来,不得不说她是个鬼灵jing。(未完待续。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