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抽奖人生>第二百三十一章 招魂术

第二百三十一章 招魂术

本书:抽奖人生  |  字数:3668  |  更新时间:

ps:厚颜求月票

“当真?”苍云天眸中充满了希望。.. 高速更新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放心,这是等价交易。”石小凡笑道,“不知当问不当问,你要鬼驼峰救何人?”

说完石小凡立刻暗骂自己百遍八卦,不过确实也让石小凡好奇究竟何人值得这个苍云天如此较真。

“是我的女儿,死于车祸,我空有招魂术又有何用,依旧无法挽回女儿的xing命。”说道这里从苍云天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愁意。

石小凡望着苍云天的一脸愁容,似乎可以感受到那种失去亲人的思念之情。

“开始!只要你能唤回我亲人的灵魂,鬼驼峰我定会给你一用。”石小凡笑道。

这话由于一记强心针,打在苍云天的心田,瞬间解开了他那个埋藏于心田多年的心结。

只见苍云天此刻浑身散发一股淡淡的王霸之气,他从腰际拿出一个小盒子,从里面取出一根银针。

缓缓走到赵依云爷爷的身旁,将赵爷爷那只苍老的手拿起,用银针轻轻在他的手指上刺了一下。

轻轻一挤,从指尖上渗出一滴晶莹的血珠。

这一刻,石小凡和赵依云一瞬不瞬地盯着苍云天的动作,心中早已惊涛拍岸,激动不已。

只见苍云天用手指轻触那滴血珠,血珠居然直接粘在了他的指尖。

而后他将那滴血珠轻轻地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顿时只见他的额头上的皮肤居然撕裂了开来。赫然是一只眼睛。

那滴血珠立马融入进了那眼睛之中,黑se的眼珠子立马变得血红。让人看了为之心悸。

而后苍云天闭上了眼睛,额头上的第三只眼却显得越加透亮,似乎可以看穿人的心魂。

片刻以后,苍云天猛然睁开眼睛,而额头上的第三只眼却消失了。

“这位老人的灵魂停留在一处废墟上,两位老人的灵魂依偎在一起。恐怕两位老人曾在这处废墟生活了很久,可能因为恋旧并没有离开。”苍云天说道。

说到这里,石小凡和赵依云的脸上充满了惊讶。苍云天的话一点都没错。

“苍道长,那你有什么办法将也有nainai的灵魂召回来吗?”赵依云焦急地问道。

“自然是有办法,不过能否先让我看一下鬼驼峰。”苍云天脸上充满了期待。

“当然可以,苍道长这边请。”石小凡带着苍云天来到薛一生的办公室内。

在没有找到合适鬼驼峰生长的环境之前,石小凡决定还是将鬼驼峰存放在薛一生的植物培养室内。

“薛大夫,我引荐一个人给你认识一下。”石小凡笑道。

薛一生戴上老花镜看着眼前的这位白发苍苍的中年人,眸中露出一丝异se。

苍云天礼貌地冲着薛一生笑着点了点头。尽管如此也难以掩饰他心中的激动。

“这位是苍云天道长,招魂专家,这位是神医薛大夫。”石小凡相互介绍了一番。

两人握了握手,但彼此都感觉到了对方的特殊。

“薛大夫,我答应了苍道长只要能够将我父母救回,我便送他一滴鬼驼峰的汁液。现在带苍道长去你的植物培养室里看一看鬼驼峰。”石小凡说道。

薛一生此刻也是恍然大悟。原来是一场交易。

虽然他深知鬼驼峰的珍贵,但是毕竟是石小凡的东西,他自己都不介意,薛一生自然也不会反对。

带着他们来到一个满是玻璃包围的露天房间内,玻璃内放满了各种在外界无法见到的植物。

很快苍云天被一株根茎极细。上面长着两个巨大绿se驼峰的植物所吸引了目光。

“鬼驼峰,我终于找到了。10年了,我终于找到了。”此刻苍云天那种布满了皱纹的脸上早已满是泪水。

这一刻的激动难以言喻,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

当然作为过来人的石小凡和薛一生此刻非常理解他的心情,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在亲人死后,抱着想要复活他们的想法并且付诸于行动的。

一路上必定是充满了寂寞,恐惧,可唯一支撑他们的信念,与一颗永不言败的心。

“我只需一滴,就能复活我的女儿了,10年了,她的灵魂一直被我封印起来。如果无法复活她,她便再也不能转世投胎了,我没有退路,只能一往无前。”苍云天此刻眸中含泪道出了自己的心声。

“好了苍道长,现在应该是开心的时候。接下来不管是我的亲人,还是你的女儿,能否复活就要看你的了。”石小凡紧紧抓着他的肩膀说道。

苍云天双眸中透露着无比的坚定,神情变得异常坚毅,他知道现在不是哭哭啼啼的时候。

来到病房内,他立马从随身携带的一个小木盒中取出一面手掌大小,上面印刻着诡异图案的青铜镜,镜子显得无比古朴而陈旧,似乎和这个年代格格不入。

他并没有多说什么,将铜镜握在手心,而后口中念念有词。

此刻只见从黄褐se的镜面上映出一道光,照she在空中。

而在这道光中,印出一个画面,正是赵依云nainai家的那个废墟的场面。

赵依云见状,心中为之一动。

画面不断一动,如同一台监控一般,不断移动起来。

而就在这个废墟的上空,却也是显现出一面铜镜,正不断扫视着周围的一切。

最终铜镜停止了转动,画面上的场景也定格了下来。

一道白光朝着一个yin暗的角落照she过去,一时间那个yin暗的角落被照亮。

而从铜镜显现的画面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两个老人依偎在一起,眸中充满了惊恐之se。

“爷爷。nainai。”看看可怜的爷爷nainai,赵依云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

只见苍道长手舞足蹈起来,口中更是不断念着咒语。

那面铜镜慢慢朝着赵依云爷爷,nainai的灵魂飞过去。

就在距离他们不过数米的距离处,铜镜的镜像却再也无法穿透过去,被生生地反弹了回来。

此刻苍道长也是浑身一颤,双眉紧蹙,眼神中露出疑惑之se。

他试图再次驾驭铜镜靠近。赵爷爷和赵nainai的灵魂。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柄黑se的飞到朝着铜镜的镜像飞了过来,飞刀周身充满了鬼煞之气。

“锵锵锵。。。”

鬼煞飞刀将铜镜的镜像击得粉碎,而病房内铜镜倒印出的场景顿时消失不见了。

只见苍道长更是连退三步,嘴角溢出一缕血迹。

“有人将灵魂禁锢了,我的铜镜镜像被发现了,那人的功力在我之上。”苍道长此刻面se惨白。

石小凡此刻心中充满了怒意。说道:“看来我还是得去一趟,苍道长等我将那几个杂碎扫净后,你再做法。”

“小凡,你可有把握,那些人可是非同小可啊!”苍云天眸中充满惊se。

“哼哼!刀山火海又算得了什么,阻我石小凡路者。我必将从他的尸体上踏过去。”石小凡浑身充满了斗志。

苍云天显然被石小凡周身发透发的那股不屈的意志所折服,他对这个年轻人顿时另眼相看。

石小凡夺门而出后,立马赶往机场,此刻他心中充满了不忿。

“放心!小凡的本事不是你所能想象的,不然他怎么可能得到鬼驼峰。”薛一生拍了拍苍云天的肩膀安慰道。

石小凡上了最快的一班飞机直接飞往a省。这一刻他要大杀四方。

一再的退让,让他失去了双亲。他再也不会做出任何的退让行为了。

下了飞机后,石小凡上了一辆的士,直接来到赵依云家所在的胡同外面的大马路上。

而后朝着赵依云nainai家的那片废墟走去,四周查看了一番后并没有发现有人存在的迹象。

石小凡朝着那个yin暗的角落走去,他轻易地进入了铜镜所无法进入的区域。

显然这个类似防护网的东西是专门正对铜镜的,普通人可以轻易进入。

虽然看不到赵爷爷和赵nainai的灵魂,但石小凡知道他们存在。

石小凡将丁丁放到外面,用jing惕的目光扫视四周一圈后,确定没有任何可疑迹象后。

他立马拨通了赵依云的电话,让苍云天继续做法。

苍云天还是按照原来的步骤,这时石小凡看到了那面铜镜的镜像出现在了他头顶上空。

正慢慢地朝着那个角落靠近,可就在靠近不过五米的距离时。

似乎再次触碰到了障碍物,石小凡透过余光终于看到了站在远处房顶上的一个身影。

只见一柄充满了黑se煞气的飞刀再次朝着铜镜飞过来,石小凡心念一动,丁丁朝着那个人影冲杀了过去。

而石小凡自己飞身而起,站在铜镜身前,风神腿蓄势待发。

“锵锵锵。。。”

石小凡一脚踢在那飞刀上,生生地将那柄充满了黑se气劲的飞刀踢飞数十米。

再看那把飞刀,只是普通的再普通不过的匕首而已。

丁丁速度极快,此刻已经锁定了一个在房顶上不断使用轻功逃窜的黑衣人。

那人从头到脚都穿着黑衣,整个头被一顶黑se的连衣帽子套着,完全看不出容貌与xing别。

石小凡此刻心念一动,丁丁的速度再次提升了数倍。

一时间已经距离那个黑衣人不过两米的距离,转瞬之际便能将其追上。

只见那黑衣人将身上的披风一甩,顿时一件黑se的披风迎风飘起。

但仅仅只是一件披风,那人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不过此刻,而那道阻隔的防护层似乎消失了,铜镜的镜像慢慢朝着那个yin暗的角落飞去。

最后停留在那个角落,从铜镜中发出一道柔和的白光,将两个灵魂慢慢朝着铜镜迎了进去。

当两个灵魂进入铜镜后,苍道长立马收功,顿时镜像消失在了空中。

石小凡知道,已经成功了,也不再停留再次朝着医院赶回去。

而此刻,苍道长立身于病房内,手中的铜镜往空中一扔。

两个手指似乎可以cao控那面铜镜,只见铜镜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后,最终落在了赵依云爷爷的头顶上。

一道柔和的白光从铜镜中照she出来,照在赵爷爷的天灵盖上。

不过多时,那道光消失了,铜镜随着苍道长的手势,再次飞到了赵nainai的头顶上。

同样,一道白光朝着她的天灵盖照she过去。

当白光消失后,苍道长指尖一划,铜镜再次回到了他的手掌zhong yang。

“灵魂已经归为,二老应该可以马上醒来,他们现在只是处于睡眠状态了。”苍云天说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