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抽奖人生>第二百三十二章 难以逾越的阻碍

第二百三十二章 难以逾越的阻碍

本书:抽奖人生  |  字数:3541  |  更新时间:

ps:厚颜求月票

“真的吗?”赵依云此刻脸上流露出难言的惊喜。 ..

她迫不及待地跑到nainai身旁,用手轻轻地抚触这nainai那满头的白发。

“nainai,快醒醒,我肚子饿了。”她用儿时叫声呼唤着自己的nainai。

此刻只见赵nainai眼皮子微微一动,慢慢地睁开眼睛,而后惊讶地望着赵依云。

“小云,我这是在哪里?”赵nainai显然觉得此刻是多么的不真实。

她分明已经知道自己死了,而且还和赵爷爷两人在那个yin暗的角落中度过了数个恐怖的夜晚。

“nainai,你终于醒了,你只是做了一个梦,梦还是会醒来的。”赵依云抱着nainai痛哭起来。

“老赵呢?老赵在哪里?”赵nainai这一刻第一个想法就是与她终身为伴的老头。

看着躺着床上依旧紧闭双眼的赵爷爷,赵nainai显然有些焦急。

“小云,你爷爷怎么还没醒过来。”赵nainai语气中显得十分焦虑。

此刻只见赵爷爷,慢慢睁开了眼睛,居然还升了个懒腰。

看着赵nainai道:“老太婆,大清早的叫唤什么呢!还让不让人睡啊!”

赵爷爷一度以为这是在家中,当他定神四周张望了一番后,这才恍然大悟。

“爷爷,你醒了啊!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跟nainai。”赵爷爷扑到赵爷爷身上,紧紧地跟这位年过古稀的老人抱在一起。

赵依云此刻的心情激动万分。与这两位世上仅剩的亲人短暂的分别,这一刻让她觉得无比珍贵。

赵nainai望着这一幕也是被泪水浸湿了双眼。她还能清晰的记得当ri的情景。

“小云,小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赵爷爷看着石小凡说道,顿时他面se一凌,似乎想起了什么,局促地说道:“小凡,你爸妈呢。”

显然赵爷爷并没有发现此刻躺在他旁边病床上的石安国,回想起房屋倒塌的那一刻。依旧是心有余悸。

石小凡满脸喜意地看着赵爷爷,而后将目光转向了旁边的病床。

“安国怎么样了,想不到我一把老骨头了居然没有死。”赵爷爷说道。

“大家都没事,以后也不会有事了。我爸妈很快就能醒过来了,爷爷nainai放心!”石小凡说道。

此刻赵nainai也是疑惑地望着赵依云,她迫切地想要知道房子倒塌以后的事情。

“nainai,小凡请了最好的医生给你们治病。终于把你们救醒了。”赵依云笑道。

“原来如此,看来我们是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终于醒了,醒了真好。”赵nainai笑道。“香红和安国怎么样了,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快了,以现在的医疗技术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了。”石小凡笑答。

“那个人渣有没有报jing抓住他。”赵爷爷显然是想起了韩宇。

“他已经死了。邪不能胜正,放心!他已经被正法了。”石小凡笑道。

将赵爷爷与赵nainai转到了另外两个病房后,石小凡用感激的目光望着苍云天。

“苍道长,太感谢你了,现在轮到我爸妈了!”石小凡显得十分焦急。

苍云天冲他点了点头。此刻他已经知道了鬼驼峰的存在,自然是不遗余力。

只见他慢慢走到石安国的身旁。拿起一根银针在他的指尖轻轻一刺。

与刚才的动作相同,将那滴血按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只见他额头上的第三只眼缓缓睁开,而眼前却是出现了朦胧的大雾,似乎什么也看不到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他只看到一道金光从大雾之中朝着他快sheshe来。

“啊。。。”

苍云天一声凄厉的惨叫,顿时只见从他额上上的那只眼睛中流下一丝血迹,猩红的鲜血从他的额头滑落。

只见苍云天脸上露出了惊恐的神se,他急促地说道:“小凡,你父亲的灵魂被一股**力收了去了。而对方绝对是一个得道高人,我根本不是对手。”

石小凡蹙眉,双眸中充满了焦虑,此刻他隐约想起了曾经做过的那个奇怪的梦。

“我曾经梦到父母被一个满头长发,犹如天神般存在的中年人收了去了,莫非这是真的不成。”石小凡声音近乎颤抖地说道。

“噢!很有可能。”苍道长此刻将额头上的天眼闭合,庆幸没有被刺瞎。

此刻就连苍道长的通天眼都被差点弄瞎,他真的很怕,害怕再也无法让父母醒过来。

不过石小凡很快振作起来,他立马拿来了纸和笔,凭借着惊人的记忆力和高超的画技把那尊神仙般存在的中年人活灵活现地画了出来。

看着石小凡笔下有神,将一个犹如天神般的人物展现在一张纸上,那种气势磅礴的气息显露无疑。

一旁的薛一生和苍云天万千惊呆了,脸上充满了惊容。

“小凡,想不到你的画技如此惊人。你怎么不早点说啊!厉害厉害。”薛一生看着石小凡的那副仅仅只是用铅笔素描完成的画像啧啧称奇。

石小凡冲着薛一生笑了笑,但他此刻哪里还有心情去评述一幅画。而是看着苍云天,等待他的回答。

而苍云天更是完全惊呆了,痴痴地望着那幅画,久久回不过神来。

“小凡,你,你确定是这个人收走了你的父母?”苍云天眸中充满了惊悚。

石小凡看着苍云天的表情,心知不妙,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非常清楚这个中年人的厉害,当时在梦中所给他带来的那种难以企及的威压,此刻回想起来还喘不过气来。

“不会有错的。我记得很清楚,父母朝着一朵云彩飞去。而我在后面不断地追逐。最后便看到这个神或者魔出现,现在他的样子还能过清晰地倒影在我的脑海中。”石小凡说道。

此刻苍云天双眸的神se变得极其复杂,但最终他还是摇了摇头道:“小凡,这次我帮不了你了。你可知道此人是谁吗?他是魔界所供奉的一尊大魔,被称为原始魔,居然是被他收了去了,唉。。。”苍云天表情极其复杂,似乎有什么难以说出口的东西。

“苍道长有话直说。我不管什么大魔还是原始魔,只要是敢挡我石小凡的路。我定会将他抹杀,绝不姑息。”石小凡眸中露出坚毅的jing芒。

“小凡,你想的太简单了。原始魔是唯一一个以魔证道的存在,他也是魔界的保护神。这一次恐怕真的有些难了。”苍云天目露难se。

“苍道长还请指点一二,我决不能失去父母,就算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闯一闯。”石小凡此刻内心无比的忐忑。

“小凡不是我不帮你。只是我没有这个能力啊!原始魔的道场在哪里我也不清楚,但是我知道是少林魔宗似乎供奉着一尊原始魔的真身。”苍云天说道。

“少林魔宗?谢谢苍道长指教,你放心,鬼驼峰我马上会给你的。希望等我将父母的灵魂救出后,你还能帮忙将他们归位。”石小凡说道。

“一定一定。”苍云天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对石小凡并不抱什么希望。

毕竟对方是一尊神的存在。而石小凡不过是一介凡胎,人与神之间又怎么可能发生交集。

更不要说,能够将两个普通的灵魂从神的手中夺过来。

“苍道长今天真是辛苦你了,我还是要感谢你将赵爷爷和赵nainai救活了。走,我们去取鬼驼峰的汁液。”石小凡说罢走出了病房。

而此刻他神情肃穆。其实连他自己心里也没有了底,但此刻所能够支撑他的除了只有信念还会有什么呢?

薛一生跟苍云天此刻也是眉头紧蹙。心中不知在想也什么,但都是神情落寞。

在薛一生的帮助下了,将一根存有鬼驼峰汁液的针管送到了苍云天的手中。

苍云天无比珍贵的接过针管,眸中透露出的是无比的欣喜。

“小凡,你千万要小心。这条路不好走,我只能说这么多了。”说罢他将挂在脖子上的一段看似骨头的东西送到了石小凡的手中。“这是一节圣人的指骨,不仅可以辟邪,据说还能打击神魂,希望对你有帮助。”

石小凡接过那节看似白玉一般的剔透的指骨,摸在手上无比的温润。

“谢谢,苍道长,我一定能做到的。”石小凡紧紧地握着苍云天的手。

送走了苍云天后,石小凡告别了薛一生,他打算尽快赶往少林魔宗。

毕竟与少林魔宗还存在一丝纠葛,这一丝纠葛迟早都要了结的。

“小凡,这条路很艰险,你要保重啊!我等着你回来,等你回来陪我画画。”薛一生笑道。

“一定,到时候咱俩画他个几天几夜都不成问题。”石小凡笑道。

说罢他快步离开了医院,他并没有向赵依云告别。

这件事情太过艰险了,很可能这一次会一去不返,他不想多一个人为自己成天担惊受怕。

他也已经让薛一生帮忙套好了说辞,说是去解救父母的灵魂,如同就她爷爷nainai般轻易。

石小凡此刻抛下一切离开了这个城市,正如同他一无所有来到这个城市里一般。

曾经那个心中充满理想,充满抱负的那个石小凡已经不在了。

此刻的石小凡却是充满了斗志,一往无前,抱着一颗必死的心朝着前方一条不知道尽头的路不断前行。

他深知可能就算将少林魔宗夷为平地,也无法救出父母的灵魂,恐怕连那尊所谓的原始魔的面也见不着。

但是他此刻没有丝毫的退路,面对躺在病床的上的父母,石小凡只能一往无前。

而且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他也不能够确定自己父母的灵魂究竟在受如何的煎熬,抑或已经投胎。

但不到黄河心不死,石小凡必须要将这条路走完。

而这条路的尽头只有两种可能xing,或者是自己生死,亦或是救出父母的灵魂。

此刻,死在石小凡心中的分量显得十分淡泊,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让父母健康的走出医院,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让自己能够尽一尽孝道。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