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抽奖人生>第三百十九章 与匪徒周旋

第三百十九章 与匪徒周旋

本书:抽奖人生  |  字数:3152  |  更新时间:

()劫匪看到司徒宝的反应后彻底不爽了,遇到劫匪居然敢这样冷静,让向来彪悍的亡命徒情何以堪。

“小子,给我蹲下。”劫匪拿着枪指着司徒宝说道。

“他又听不懂越南话,跟他说有什么用,蠢货。”石小凡装作一副害怕的表情,嘴里却说着不着边的话。

匪徒一时间没弄得云里雾里,很快他感觉到了石小凡似乎是在耍他。

匪徒立即调转枪头,朝着石小凡的脑袋指去。

“我最讨厌别人用枪指着我的头了。”还没等匪徒用枪指着石小凡的脑袋,只见石小凡以极快的速度一把抓住了枪头,将一把自制手枪的枪头生生掰弯了。

此刻终于在匪徒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惧se,他立马将已经废了枪朝着石小凡的脸上扔去,而自己却已经朝着头等舱的门口跑去。

不过令他瞠目结舌的是,还没等他跑到门口,石小凡早已堵住了他的去路。

此刻石小凡一脸笑意地望着对方,脸上露出了疑惑之se:“你刚刚不是要来打劫吗?继续啊!”

匪徒看着一脸戏谑神se的石小凡,眸中闪过一丝怒意,他立马要腰际抽出一把军用匕首。

此刻他转过头朝着司徒宝跑去,他知道自己打不过石小凡,但是要将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小孩挟持还是轻而易举的。

石小凡用怜悯的目光望着匪徒的背影,摇了摇头扭过头朝外面走去。

匪徒朝着司徒宝猛扑过去。司徒宝并没有抬起头,而他的身子看起来十分缓慢。但却已经身处在另一边。

匪徒可以用肉眼看到司徒宝身后的一长窜身影,使劲搓揉了一番眼睛后,断定是自己看错了。

只见那劫匪再次朝着司徒宝冲去,而此刻的司徒宝或许是因为ipa中的游戏输了,将ipa放在一旁,抬起头冲着匪徒露出一个凶狠的目光。

匪徒浑身一滞,不过看着最多只到自己胸口的一个孩子,又怎么会吓倒一个亡命徒。

就在匪徒持刀朝着司徒宝冲去的那一刻。司徒宝早已立身于匪徒的身前,他的原本细皮嫩肉的小手此刻变得无比可怕,除了青筋暴现外,每个手指的指甲都变得老长。

在匪徒充满惊恐的目光下,司徒宝的手毫不费力的穿过了匪徒的胸口。

非常娴熟地摸出一个还在剧烈跳动的心脏,而此刻那个匪徒睁大了双眼,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看到的一切。

但是一切都晚了。他睁着眼睛,直挺挺地摔倒在了地上。

而外面剩余的四个匪徒发现同伴还没回来,此刻又看到了石小凡悠闲地站在头等舱的门口。

“你给我过来。”其中一个匪徒用枪指着石小凡说道。

石小凡用手护着耳朵,装作一副没听见的样子大喊道:“你说什么啊!”

此刻整个机舱里的乘客们用近乎怜悯的目光望着石小凡,他们似乎已经预见到了石小凡的下场。

不过正当石小凡举起手的那一刻,一颗微小不可见的小钢珠已经弹进了匪徒的枪管中。

匪徒紧紧握着手枪。颤抖的手并没有感觉到那颗钢珠的进入。

面对着咄咄逼人的匪徒,石小凡此刻一脸的茫然,不断摆弄着手势。

“他让你过去,赶紧过去!不然等他开枪了,你小命可就不保了。”距离石小凡最近的那个乘客用华夏语对石小凡小声说道。

石小凡冲他笑了笑。依旧没有理会匪徒的挑衅。

此刻只见那匪徒朝着石小凡快步走了过来,在距离石小凡不过5米的地方。匪徒用手指着地上恶狠狠地说道:“给我蹲下。”

石小凡指了指自己的耳朵,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不明白。

脸上的表情更是一副欠扁样,恨不得让人一脚给他踹翻了。

就在这个时候,匪徒立马举起手枪,毫不犹豫地扣下了扳机。

不管石小凡是在装傻,还是真的听不懂,显然已经对匪徒构成了威胁,让几个匪徒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嘭...”

手枪发出一阵非常大的声音,有不少乘客捂着眼睛不敢看,但当他们从指缝中看出来时。

发现石小凡毫发无损,依旧是带着一脸的笑意站在那。

相法那个匪徒的手上全是血,而那把手枪已经被炸成了碎片,匪徒捂着手盯着石小凡,眸中露出杀意。

此刻另外三个匪徒也闻讯赶了过来,各个脸上充满了杀意,似乎要将石小凡生吞活剥了一般。

石小凡依旧是一脸茫然地望着对方,脸上看不到丝毫的畏惧之se。

就连正准备将其中一个空姐拉进空乘小房间的匪徒也跑了过来,他不舍地望了一眼在他眼中如同天仙般的空姐,而后朝着石小凡快步冲去。

其中一个匪徒迅速将手受伤的那个匪徒往后面扶着走去,而那个准备非礼空姐的匪徒提着手枪,气势汹汹地朝着石小凡冲去。

匪徒看着眼前这个略显瘦小,弱不禁风的青年,脸上露出一丝不屑之se,他打消了用手枪一枪解决了石小凡的念头,而是打算用拳头活活打死他。

匪徒瞳孔收缩成针状,临空而起,朝着石小凡就是一个飞腿踢过来。

看着匪徒没有丝毫威力的飞腿,石小凡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惊吓之se,他轻轻一个侧身便轻易躲过了那匪徒的一脚。

石小凡惊恐地望着匪徒,用越南语说道:“大佬,不要杀我啊!”

匪徒一听石小凡居然会将越南语,更来气了,说明他刚刚一直都在装傻。

只见匪徒一拳朝着石小凡的面门打去,而石小凡又是轻易地躲了过去,这也直接导致匪徒肉做的拳头生生打在机舱的钢板上。

只见那匪徒的面se惨淡,早已怒不可遏。

“救命啊!”石小凡用华夏语大声呼喊着。

顿时机舱内所有的乘客脸上露出了一丝怒意,虽然他们不确定石小凡究竟是不是华夏国人,但此刻他们只知道眼前这个看似羸弱的青年需要帮助。

此刻有不少血气方刚的男xing乘客试图着想要站起来,但是他们身边的女xing死死地按住自己的男人。

面对这些凶残的匪徒,他们很清楚反抗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能够破财消灾,对于这些来越南旅游的华夏人来说已经算是一件幸事了。

此刻那个一拳打在机身上的匪徒对着石小凡眦睚yu裂,恨不得将他撕碎。

可是不管他如何拳打脚踢始终碰到石小凡分毫,而眼前的石小凡依旧是一脸慌张,匪徒早已喘着粗气,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而另一个站在一旁用枪指着机舱乘客的匪徒似乎看出了些端倪,感觉到了石小凡似乎在戏耍他的同伴。

那个匪徒大步用枪指着石小凡大步上前,脸上不可掩饰的怒意。

“小心。”不知道哪个乘客大喊了一声。

喊的?”后面原本扶着手受伤的那个匪徒愤怒了。

原本以为他们买通了安检,轻易地将手枪带上飞机后,可以非常轻松地抢到钱。

可是现实却是截然相反的,虽然钱到手了,但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我们走,不要跟他们玩了。”手受伤的那个匪徒大声呼喊道。

“老二还在里面,一定是让他们给绑起来了。”另一个匪徒说道。

只见他拎起了身旁一个女xing,将枪顶着她的脑袋大声朝着石小凡喊道:“快将我们的同伴放出来,不然我打死她。”

石小凡依旧装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情,但是他手中的一根银质叉子已经准备好了。

只要稍有不对,他完全可以在对方开枪前将那个匪徒杀死。

“快把我女朋友放开。”坐在被挟持那个女人旁边的一个青年终于鼓足了勇气冲着匪徒说道。

可以看出他们是一对新婚夫妇,这次出来应该是度蜜月的。

丈夫绝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妻就这样让匪徒挟持,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在很多时候,爱情往往大于生命。

挟持那个女人的匪徒听到青年的呼声,立马扭过头,将手枪指着那个青年的脑袋。

青年脸上没有丝毫的惧意,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

这时,被匪徒挟持的那个女人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直接一个肘击打在匪徒的脸上。

这一肘正好打在那个匪徒的脸颊上,匪徒脑子一阵眩晕。

那女人立即挣脱了匪徒的魔掌,逃回了自己老公的身边。

那青年反应也是极快,一把将对方的手枪夺了下来,举着枪指着此刻神se惊恐的匪徒。

“快来帮忙,制服这些混蛋。”青年大声喝道。

此刻机舱内那些神情麻痹的乘客似乎终于有了反应,几个年轻力壮的青年站了起来,

而那个用枪指着石小凡的匪徒转过身,正准备朝那个青年开枪。

这一刻石小凡的脸上露出了笑意,这次他并不想充当英雄的角se,而是想要激起乘客们内心深处的那一股试图反抗的力量。

看着那个正准备朝着青年开枪的匪徒,石小凡一个疾步上前,一脚踹中那匪徒的背心。

匪徒整个人飞了出去,直接将那个被青年用枪指着的匪徒压在了身下。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