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抽奖人生>第三百九十七章 无解之毒

第三百九十七章 无解之毒

本书:抽奖人生  |  字数:3239  |  更新时间:

()吴茂德用一双冷眼望着石小凡和玄龙,眸中充满了不屑,他几乎已经预见了自己的死亡,此刻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小凡,怎么处置他?”玄龙望着石小凡问道。

石小凡看都没看吴茂德一眼,冷冷地说道:“大和国的走狗,杀无赦。”< ren棍好呢,还是把他的心挖出来 ”“ 。”玄龙用极度戏谑的眼神望着吴茂德。

此刻可以从吴茂德的双眸中看到一丝惊恐,但是他强忍着心中的恐惧,紧紧咬着牙关。

每个人在面临死亡的那一刻总会表现出他最懦弱的一面,哪怕曾经是多么强悍的人物。

“快,到处找找,我刚才看到有个人影跳到围墙外面去了。”

此刻在围墙的那传来几个jing察急促的叫喊声,显然大楼上的情景他们已经发现了。

“嗯嗯嗯”

吴茂德想要大声的呼喊,试图让jing察发现他的位置,可是奈何嘴巴上被塞了一条玄龙从垃圾堆附近捡到的女式内裤。

就在这个时候,玄龙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副肃杀之意,只见他用非常快的速度一脚踩在吴茂德的脸上。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吴茂德的脑袋居然如此坚固,他一脚下去发出一声闷响后居然没有将他的脑袋踩扁。

石小凡听到围墙外的jing察越来越多,立马掏出天庭匕首。

天庭匕首一出,顿时在夜se中闪过一道寒芒,一股无形的杀意充斥着周围的环境。

吴茂德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惊恐之se,他开始疯狂地挣扎自己的身体。

可是在这个时候,一切都显得那么徒劳。

石小凡将匕首轻轻探到了吴茂德脖子上。而后只见他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杀意,匕首在吴茂德的脖子上狠狠划过。

吴茂德双眸暴睁,鲜血从他的脖子大动脉如同喷泉般狂喷出来。

他体内的血液迅速流失,很快吴茂德脸se惨白,呼吸也变得十分微弱。

“走!”玄龙催促道。

石小凡最后看了奄奄一息的吴茂德冷声道:“慢慢享受死亡的临近!”

随即两个人消失在了无尽的黑暗之中,两人绕了一个大圈后回到了石小凡的奔驰车上。

当真的静下来后,石小凡才感觉到浑身上下如同千万只蚂蚁撕咬的那种痛苦。

他立马爬到了后座,让玄龙开车。

石小凡毫不犹豫地进入了空间戒指内,就连大白见了他也发出阵阵狂吠。

此刻的石小凡哪里还有功夫理会大白,一股脑地跳进了水塘里。

大白这才从石小凡身上的味道认出了他。大白早已通了人xing,此刻焦急地在岸边来回踱步。

“灭天快给我滚出来,你大哥我都快要挂了。”石小凡大声呼喊道。

“我也没办法,这种毒素我从未见过,先看看水塘里的水能不能帮你!”灭天无奈地说道。

石小凡静下心来。强忍着浑身上下的奇痒,稳稳坐在水塘里。

此刻他只感到周身一片温润。但是水塘中的jing气完全被石小凡皮肤上的毒气阻隔在了外面。根本无法进入石小凡的体内。

身处在水塘中仅仅只能缓解身体上的奇痒,却无法将附着在石小凡身上的毒气消除。

原以为可以用水塘中的水将毒素消除的石小凡此刻也是心中略带焦虑,这一次显然是他失算了。

“大和国的狗居然还能研制这种毒素,这下完蛋了。”石小凡自语道。】

“啊呜”大白在一旁也是焦急地乱跳。

时间紧迫,石小凡也不敢耽搁,生怕被纹身男说中。最终会化成一滩脓血。

他立马离开了空间戒指,此刻玄龙已经将车子开到了少林寺的山脚下。

“快调转车头,我们去机场,我身上的毒用水塘里的神水无法解除。”石小凡急切地说道。

“去机场干什么?”玄龙一边将车子掉头。一边问道。

“我要去找一位神医,现在他是唯一的希望了,时间很紧张,毒xing扩散太快了。”石小凡说道。

此刻玄龙也是一身冷汗,他要不是丹田早被封住,以毒攻毒,因祸得福,此刻恐怕也好不到哪里去。

玄龙将汽车的油门踩到了底,车子如同流星般在马路上驰骋。

完全无视了交通信号灯的存在,每一个路口的监控探头闪个不停。

但是人命关天,玄龙也丝毫不敢懈怠。

此刻时间已接近午夜,当汽车疾驰到机场后,里面只有隐约几个人影窜动。

玄龙下车后快步跑进去询问了一番,最终被告知早已没有了通完s省的飞机。

石小凡此刻面se沉凝,立马冷静下来,如果开车去的话时间一定来不及。

最终他拨通了大力集团董事长常伟的电话,他来到这里还没有跟常伟见过面,思来想去唯一能够帮忙的也只有在a省颇有实力的常伟能帮到他。

电话很快接通了,电话那头的常伟显然有些迷迷糊糊,显得有些睡意朦胧。

“常总,我是小凡,有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石小凡说道。

一听到是石小凡,常伟的声音立马jing神起来,虽然跟石小凡没有见过面,但是他早已从他女儿那听说石小凡来到了a省,还救过他女儿一命。

“小凡,什么事说!”常伟立马说道。

“我想去一趟s省,时间非常紧急,但是机场现在没有飞机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石小凡问道。

“没问题,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让我的直升机飞过来。”常伟说道。

“太好了,我现在在机场里。”石小凡欣喜地说道。

“飞机十分钟之内就能赶到,你等一等。”常伟很快挂了电话。

不过多时。石小凡的电话响起,是一个陌生电话打来的。

“石先生,你现在在什么位置,我是常总的飞行员。”直升机飞行员已经飞到了机场附近。

常伟挂了电话后先打给了他的飞行员出发,并拨通了航空管制部门的电话,让他们不要做任何的阻拦。

常伟在a省内确实手腕通天,这点小事还是可以轻易搞定的。

很快,直升机缓缓地降落在机场的附近。

在众人充满了惊异眼光的注视下,石小凡和玄龙跳上了飞机。

“哇塞,酷毙了。机场没有飞机,人家居然直接叫来了直升飞机。”

“唉!有钱就是好,咱们还是回去候机大厅!”

几个机场等飞机的年轻人用羡慕的目光望着此刻缓缓升空的直升机,并用手中的手机记录下了这颇为震撼的一幕。

直升机起飞后,加足了马力在空中急速前进。

此刻石小凡的耳畔只有螺旋桨的轰鸣声。不过直升机的速度也非常快,几个小时候已经落在了医院的楼顶上。

天se逐渐转亮。直升机再次缓缓起飞。朝着a省飞回去。

石小凡也拨通了薛一生的电话,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他可不想如纹身男所说最终成为一滩血水。

不过此刻石小凡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皮肤开始由痒转为痛了,心中越来越感觉到纹身男所说的话的真实度了。

“小凡,好久不见,这么早打给我有什么事吗?”薛一生的声音十分jing神。显然已经起床了。

石小凡看了下时间才凌晨四点多,苦笑道:“薛大哥,这次我真要找你帮忙了,你再不来我可真的见不到我了。”

薛一生从石小凡的话中立马听出了厉害程度。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小凡,什么情况,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就在你医院的楼顶上,我中了一种奇怪的毒,恐怕活不过今天了。”石小凡说道。

“你到二楼急诊室等我,我十分钟后赶到。”薛一生立马挂了电话。

石小凡挂了电话后,感觉到自己身上的皮肤有种被紧绷的感觉,他稍稍动了一下,身上不少皮肤立马出现了裂纹。

从开裂的皮肤中流下的鲜血此刻已经看不出是黑还是红se,玄龙从石小凡身上用指尖抹了点血后说道:“幸好,毒素还没有进入到血液中。”

玄龙把石小凡驮在背上,从十八楼楼走楼梯到二楼几乎用了不到一分钟的时间。

此刻石小凡浑身用一块黑se布包裹着身子,身上每一处都说不出的剧痛。

不过好在时间尚早,医院里面除了几个值班的护士外,并没有其他人。

护士看到玄龙背着从她面前“飞”过后,也立马追了出来。

“请问你们有什么事吗?”护士追到急诊室门口望着他们两人气喘吁吁地问道。

“当然是看病了,到医院还能干什么。”玄龙没好气的说道。

他现在心情也非常的复杂,哪里还有心情对付这个护士。

“如果要看急诊的话,先去挂号。”护士见玄龙态度不善,言辞也变得刻薄起来。

“不用了,我们在这里坐一下,等医生来。”石小凡用微弱的口气说道。

护士看了眼此刻浑身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石小凡,就连他的脸都看不到。

“那你们就慢慢等,医生要八点半才上班。”护士说罢扭头就走。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jing神抖擞的老人带着焦急的面se,从走廊上狂奔向急诊室。

“薛医生这么早”护士看到医院的主任医师薛一生立马笑脸相迎。

薛一生只是冲她笑了笑,而后望向坐在急诊室门口的两个人,显然他已经认出了此刻被一块黑布包裹着的石小凡。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